2012年12月6日 星期四

兩個三萬元的故事,那一個是你/妳?

『21世紀,月薪三萬元的港人』

嗨,我叫Anson,從小居屋戶、爸媽經營洗衣店,收入OK,但上有兩兄姊下有一弟的情況下,本來已談不上身家的資產也不會輪到我。除了弟弟,我們三兄姊弟中學畢業後也自力更生、自負盈虧。

大學畢業後幾年間輾轉打了幾份工,每次跳槽有加薪,待遇也更好,薪水好自然要改善生活,基於一屋擠著六人多年,也想試試獨處滋味,於是搬離娘家,租住一房小私樓,買一輛日系轎跑代步。

不妨直言,一個勤奮向上的高級銷售部主任平均月入三萬,孝子每月回贈爹娘五千,附送一份人壽保險一千、學費貸款一千、三餐膳食三千、豆潤單位月租九千、水電煤五佰、轎跑上會月供五千、車位月租二千,代步費兩千、外出車場五百、還有定期維修保養、牌費車保……。

生活其實OK的,在這個香港地能有一個人的家、一個人的車廂感覺特別優越。煙貴,還吃得起;油價加、還豪得起;人仔升,還花得起;餐搵餐食餐餐清,從沒有儲蓄的習慣,因為根本沒有需要儲蓄的原因,直至遇上她……。

阿晴是我一見鍾情的女生,除胸脯比較小巧外,實屬女神級質素。自第一天遇上她我便無法自拔的迷戀,還記得第一次在她樓下接載女神外出用膳,她一見我的轎跑便說:「哇,架車好有型呀!」我開心了幾個晚上,一切都值回票價。

適逢她情傷過後,巧逢住得又近,而且我又自住關係,這個天時地利人和讓我抱得美人歸。那個啪啪啪啪啪的晚上,我感動得落下男兒淚,她擘著腿問:「做乜喊呀BB?」我答:「實在太舒服喇…嗚……」其實是我真的很喜歡妳,阿晴。

當一個人的生活變成兩個人後,起初不同的只是多配一條門匙,膳食費按比例增加30%、每年預算多一筆外遊費、大時大節多花一點瑣碎慶祝費,全是有限錢,只要阿晴開心,什麼都OK,因為生活還OK。直至我們開始進入談婚論嫁的階段……。

我們開始為婚禮費用、婚後住屋問題與及家庭開支作出嚴謹的打算,當一個女人有了目標以後,是會變得嚴厲,溫柔得如阿晴也無可避免地對我逐漸封鎖,煙要戒、飯要帶、車……要賣。

阿晴和FD2二選其一,我選擇了前者,賣了跟我出生入死兩年的愛駒。那個早上,在移交車匙那刻,我緊緊握著車匙最後一角不放手,然後哭了,買家問:做乜喊呀Ching?」我答:「實在太唔捨得喇…嗚……」那刻我知我真的很愛阿晴。

沒有了私家車又節衣縮食的情況底下,我每月儲來萬五元,阿晴每月也有五千元助攻,我們的聯名戶口每月就有二萬進帳,預計一年後我們就能結成婚。然而,阿晴 希望婚後買樓,說這樣才有將來,不然我們每月就白白花九千元來睡覺,於是,我跟兩老達成協議暫停回贈計劃,每月省來五千元。

我,其實是十二分討厭乘坐交通工具,也不習慣跟陌生人你眼望我眼,嘈吵的Roadshow電視聲、手機電玩聲、師奶聊天聲、還有粗鄙的歐盟二期引擎聲,每 次上車Do八達通也感到異常委屈,身為公司Top Sales,為何要夾著公事包迫巴士?西裝給汗沾濕了,手提電腦給震傷了,我也被生活壓力迫爆了……。

一年後,我們順利結成夫婦,婚禮雖然不算富麗堂皇,阿晴撓著我手臂笑得蠻幸福。然而,親戚來賓卻沒有發現我眼窩中氾著無數的辛酸和無奈。穿起象徵幸運、幸 福美滿的新郎裝,還有一位貌若天仙的新娘並著肩準備跟我走到海枯石爛,眼裡卻只有無名的仇恨。我是很愛阿晴,卻開始厭惡這個無間道的妖獸都市!「你們一個 二個吃的乳豬炸子雞糯米飯,全都是我辛辛苦苦捱更抵夜節衣縮食煮來的!要是知道哪一個沒屁眼的混蛋敢給我蘋果日報作人情,我要他斷雙腳死雙親!!」這一種 內心潛詞為整個囍宴染上一道紅,直至洞房花燭夜才令我感到活著的意義。射精那刻,我還未發現自己有病。

人情禮金連同血汗儲蓄,最後我們支付了首期,成功上樓當業主。單位雖小,成交後阿晴擁著我一臉幸福地說:「BB,我哋成功喇!」然後吻了我臉龐一口。阿 晴,妳實在是完美無瑕,妳漂亮和溫柔的擁抱,可愛而不矯揉造作的依偎,我還認為自己在做夢。然而,艱苦生活是無了期。當成業主後,生活更緊張,供樓的錢已 佔據我們總收入的大半,加上通脹加劇,任憑我每天多跑幾趟、三餐在家煮食、周末留在家煲劇、公假留港消費……我們每月所剩下的錢還是只得一兩千,實在百思 不得其解,生活何以這樣緊迫?不要說什麼浮羅交怡,現在連翠華都吃不起!為何薪水升幅生活反而更難捱?兩年前,我還是一個出入旺區內新式私樓、轎跑代步的 年輕才俊,點一口煙、拖一個波、踭子踏一下油門剎車,瀟灑如風又過一彎;兩年後升職了加薪了,反而要搬到元朗、捧著公事包滿頭大汗迫巴士電車地鐵走遍全港 九R生意,還要留在公司叮飯!!為什麼?!我連手提上網都只有500mb!!連朋友Whatsapp發來的照片也不敢下載!為什麼?我是為了什麼活得如此 繃緊?

就在這個快要迫瘋人的日子中,還出現一件令我百上加斤的事……我在一條濕滑的公路上,當了一個粗心大意的司機……是…我中出了阿晴,而阿晴也受精了。

一個不如意的早上,捽數會議被老闆以粗言穢語問候;接著不如意的中午,得知四個客戶被對家搶走了;繼而不如意的晚上,得知青山公路撞了一部 FD2,Total Loss粉身碎骨,我認得那條蕉中尾。拖著抑壓、疲憊、憂傷的心情下班,想起待會還要乘一小時巴士再轉二十分鐘的小巴才回到家,心情再度一沉,我也想看黑 絲江美儀!只是每天回到家已經是米雪。為何生活如此艱苦?為何薪水愈高生活愈苦?如今的我,每天支付兩程$21.40已覺吃力,為何馬路上仍然有這麼多私 家車?駕寶馬和平治的人月薪到底有多少?人類又是怎樣買得起Aston Martin和Maserati?我到底為了什麼活得如此艱苦?!

在這個落幕低沉的晚上,我正想從公事包拿出白色的Headphone用音樂麻醉起伏的情緒,阿晴竟出現在公司樓下,就坐在大堂的沙發上!一見她甜美的笑容,心情立即得以緩解,她歡天喜地走過來撓著我的手臂說:「老公老公!等咗你好耐喇!」
我:「唔打俾我先?」
晴:「電話費貴嘛!」
我:「傻豬黎既!做乜無端端過黎等我放工?」
晴:「嘿!因為我有個好消息要即刻同你分享喔!」
我:「妳終於加人工拿?」
晴:「加就加喇!不過係我哋即將添加成員呀!」
我:「添加…成員……?」
晴:「嘻嘻嘻……」
我:「嘻嘻?」
晴:「哎…我有咗BB呀,嘻嘻!」
我:「吓…妳乜唔係…有食pills…既……咩?」
晴:「哈!奶奶咁想抱孫,我咪幫幫手囉!」
我:「幾……幾耐…既…既事?」
晴:「嘻!岩岩Check咗,原來已經七個禮拜喇!」
我:「七……七七七…個禮拜……………?」
晴:「係呀!所以我哋要開始儲錢喇!」
我:「呃呃呃呃…呃……………」
晴:「嘻!我之前仲諗緊re唔resign好!」
我:「呃呃…呃呃呃呃……」
晴:「老…老公?」
我:「呃呃呃呃…呃呃呃…呃呃呃呃呃!!!!」
晴:「老公你做乜野呀……老公!老公?」
我:「呃呃呃呃!呃呃呃!呃呃!呃呃呃!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!呃呃!呃呃呃!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!呃呃!呃呃呃!呃!呃呃呃呃! 呃呃呃呃!呃呃呃!呃呃!呃呃呃!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!呃呃!呃呃呃!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!呃!呃呃……呃呃呃!呃你呃!!呃呃 呃呃!呃呃!呃!呃呃呃…………呃呃呃!呃呃!呃呃呃!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!呃呃!呃呃呃!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!呃呃!呃呃呃! 呃!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呃呃!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!呃呃!呃呃呃!呃!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呃呃!呃!呃 呃呃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!呃呃!呃呃呃!呃!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的呃呃!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!呃呃!呃呃呃!呃!呃呃呃 呃呃呃呃呃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!呃呃!呃呃呃!呃!呃呃呃呃……呃呃呃呃!呃呃呃!呃呃!呃呃呃!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!呃呃!呃呃呃!呃! 呃呃呃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!呃呃……呃呃!呃!呃呃呃呃呃……呃呃呃呃!呃呃呃!呃呃!呃樣呃呃!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!呃呃!呃呃呃!呃! 呃呃呃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!呃呃……呃呃!呃!呃呃呃呃呃……呃呃呃呃!呃呃呃!呃呃!呃呃呃!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!呃呃!呃呃呃!呃!呃 呃呃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!呃呃……呃呃!呃!呃呃呃呃呃……呃呃呃呃!呃呃呃!呃呃!呃呃呃!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呃!呃子呃呃!呃呃!呃呃呃!呃!呃 呃呃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!呃呃……呃呃!呃!呃呃呃呃呃……呃呃呃呃!呃呃呃!呃呃!呃呃呃!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!呃呃!呃呃呃!呃!呃呃 呃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!呃呃……呃呃!呃!呃呃呃呃呃……呃呃呃呃!呃呃呃!呃呃!呃呃呃!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!呃呃!呃如呃呃!呃!呃呃 呃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!呃呃……呃呃!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!呃呃!呃呃呃!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!呃呃!呃呃呃!呃…呃呃呃呃! 呃…呃呃!呃呃!呃呃呃!呃!呃…呃…呃呃!呃呃呃呃!呃…呃呃!呃呃!呃呃呃!呃!呃呃呃呃!呃呃……呃呃!呃呃呃!呃…呃!呃呃呃!呃!呃……呃呃 呃!呃呃呃…呃!呃呃呃!呃呃!呃……呃呃!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!呃呃!呃呃呃!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!呃呃!呃…呃…呃!呃! 呃…呃呃…呃!呃…呃呃呃!呃呃呃!呃呃!呃呃呃!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!呃呃!呃呃呃!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!呃呃!呃呃何呃! 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!呃呃!呃呃呃!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!呃呃!呃呃呃!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!呃呃!呃呃呃!呃!呃 呃呃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!呃!呃呃……呃呃呃!呃呃!!呃呃呃呃!呃呃!呃!呃呃呃…………呃呃呃!呃呃!呃呃呃!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!呃 呃!呃呃呃!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!呃呃!呃呃呃!呃!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!呃呃!呃呃呃!呃!呃呃呃呃……呃呃呃呃!呃呃 呃!呃呃!呃呃呃!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!呃呃!呃呃呃!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!呃呃……呃呃!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!呃 呃!呃呃呃!呃!呃呃呃呃!呃呃!呃呃呃!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!呃呃!呃呃呃!呃…呃呃呃呃!呃…呃呃!呃呃!呃呃呃!呃!呃…呃…呃呃!呃 呃呃呃!呃…呃呃!呃呃!呃呃呃!呃!呃呃呃呃!呃呃……呃呃!呃呃呃!呃…呃!呃呃呃!呃!呃……呃呃呃!呃呃呃…呃!呃呃呃!呃呃!呃……呃呃!呃! 呃呃呃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!呃呃!呃呃呃!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!呃呃!呃…呃…呃!呃!呃…呃呃…呃!呃…呃呃呃!呃呃呃!呃呃!呃呃呃! 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!呃呃!呃呃呃!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!呃呃!呃呃呃!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!呃呃!呃呃呃!呃!呃 呃呃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!呃呃!呃呃呃!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!呃呃!呃呃呃!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!呃!呃呃……呃呃呃!呃 呃!!呃呃呃呃!呃呃!呃!呃呃呃…………呃呃呃!呃呃!呃呃呃!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!呃呃!呃呃呃!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!呃 呃!呃呃呃!呃!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!呃呃!呃呃呃!呃!呃呃呃呃……呃呃呃呃!呃呃呃!呃呃!呃呃呃!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呃!呃呃 呃!呃呃!呃呃呃!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!呃呃……呃呃!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!呃呃!呃呃呃!呃!呃呃呃呃!呃呃!呃呃呃!呃!呃 呃呃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!呃呃!呃呃呃!呃…呃呃呃呃!呃…呃呃!呃呃!呃呃呃!呃!呃…呃…呃呃!呃呃呃呃!呃…呃呃!呃呃!呃呃呃!呃!呃呃呃呃! 呃呃……呃呃!呃呃呃!呃…呃!呃呃呃!呃!呃……呃呃呃!呃呃呃…呃!呃呃呃!呃呃!呃……呃呃!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!呃呃!呃呃呃!呃! 呃呃呃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!呃呃!呃…呃…呃!呃!呃…呃呃…呃!呃…呃呃呃!呃呃呃!呃呃!呃呃呃!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!呃呃!呃呃呃! 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!呃呃!呃呃呃!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!呃呃!呃呃呃!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!呃呃!呃呃呃!呃!呃 呃呃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!呃呃!呃呃呃!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!呃!呃呃……呃呃呃!呃呃!!呃呃呃呃!呃呃!呃!呃呃呃…………呃呃呃!呃 呃!呃呃呃!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!呃呃!呃呃呃!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!呃呃!呃呃呃!呃!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!呃呃呃呃!呃呃 呃!呃呃!呃呃呃!呃!呃呃呃呃……呃呃呃呃!呃呃呃!呃呃!呃呃呃!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!呃呃!呃呃呃!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! 呃呃……呃呃!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!呃呃!呃呃呃!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!呃呃!呃呃呃!呃…呃呃呃呃!呃…呃呃!呃呃!呃呃呃! 呃!呃…呃…呃呃!呃呃呃呃!呃…呃呃!呃呃!呃呃呃!呃!呃呃呃呃!呃呃……呃呃!呃呃呃!呃…呃!呃呃呃!呃!呃……呃呃呃!呃呃呃…呃!呃呃呃!呃 呃!呃……呃呃!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!呃呃!呃呃呃!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呃!呃呃呃!呃呃!呃…呃…呃!呃!呃…呃呃…呃!呃…呃呃呃!呃 呃呃!呃呃!呃呃呃!呃!呃呃呃呃!」

我Down機了。











醒來後,我被困在一間白色的房…
不…是黑色的…不……
是白色……
不……

我沒有手錶,牆上也沒有掛鐘,只有一張床和一部電視,之後我發現沒有電視看的時候是日頭,播著成龍的時候就是夜晚。

我想人人也懂跳我這支開心舞。

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
『話說,我也是月薪三萬的港人』

我叫阿恆,在白田邨第二座長大,父親做廚子,母親做清潔,我小時候讀的是白田天主教小學,放學後,爸媽也還在工作,小三前還有鄰居阿姨照顧我,小四後,阿姨移民去加拿大,我也開始照顧自己了。

下課後我會到樓下的社區中心找個位置做功課,做完功課便到對面的圖書館看看書,然後媽媽買了餸便會到圖書館找我一起回家。爸爸的工作很忙,他只有小三程度的學歷,當廚子是手停口停的行業,沒有星期六日,晚上幹到十點多才下班回家。爸媽每天也會叮嚀我讀好書,將來過的生活會好一點。

雖然家中沒有錢讓我像同學去補習,但依賴老師的講課,和學校借回來的參考書,我勉強升讀了大學,成為了家族中第一個大學生,爸媽聽到這消息後,流下了平日通宵加班也沒有流下的眼淚。

大學的學費讓家中的負擔大了很多,看到爸媽每天辛苦的工作供養,我找了一份兼職去支付自己的開支。那時候我的手機還是普通的諾基亞,用的是48元的月費,
中學的畢業旅行,朋友去了歐洲遊學,我也沒有去,但我想,在大學畢業那一年我可以存到一筆錢到台灣一趟。

畢業了,那一年過得特別難,爸爸的手傷了,晚上塗鐵打酒讓我心疼,當我出了人生的第一次花紅和雙糧時,我跟爸爸說:「以後的就交給我吧。」剛出來工作的我做廣告,月薪一萬,花紅和雙糧用在爸爸退休的身上,也只能撐得到三個月。讀書成績不差的我,找了三份家教,在星期六日跟中學生補習,每次300元,每月也有差不多一萬四千的收入,家中的租3000,雜費2000,伙食3000,家用3000,我每月還有3000元的錢儲起來。

接下來三年我換了幾份工作,人工也有二萬,補習本來想補下去,但學生都畢業了,而我亦多出星期六日去休息。想起剛畢業時連朋友叫我吃飯也要說去吃便宜點的,現在也可以跟他們吃飯後喝喝酒。那年我二十七歲,家中還是在白田邨,我認識了我一生中最喜歡的女孩,她叫Rachel,在一次朋友的生日派對認識了她,我追求了她幾個月,終於得到她的芳心。

Rachel是在外國的大學畢業,她的家在黃埔花園,屬中產的天之驕女,剛開始一起的時候,我們很開心,整天出相入對,去吃飯看電影唱歌逛街,但一次到她家中作客的時候,她們家中兩老對我的公屋出身,父母不是知識份子不太欣賞,其後Rachel對我也沒以前的熱情,我發現和她的生活模式差太遠了,吃飯她不喜歡吵,旅行她不喜歡近,出入也經常以的士代步,最後,我和她分開了。我不是討厭她,但兩個人在一起,夾唔夾才是最重要。

二十九歲的那一年,媽媽過世了,爸爸也在同年後去世,我由別人的孩子變成了一個成年人,我不再住在白田村,在深水埗的唐樓中,月租四千。開始了一個人的生活。爸媽給我留下了幾十萬的遺產,收到這筆錢時我真的沒想到兩老這樣的生活還可以省出數十萬來,而我一直也沒有用過這筆錢。

很多朋友開始買車買樓結婚,錢在我沒什麼開銷下也存到二十萬左右,而我的月薪也在三十歲時加到三萬元。這三萬元得來不易,經過數不盡的通宵趕工,還有和客人的溝通交代,得到幾個廣告大獎,終於成了經理級的廣告人,我開心的不是我有三萬元的月薪,而是看到一個又一個的廣告在我手中出生,在電視機看到自己的構思,比我每月銀行進帳的幾萬元有意義得多。

三十歲時我受到Rachel的邀請去了她的婚禮,對她找到一個如意郎君我也衷心的祝福,但更高興的是,那一晚我認識到跟我一生相依的女孩,她叫阿宜。跟阿宜在一起很舒服,我愛好行山,她也有興趣;她喜歡的歌手,剛好我也聽了很久;她有時候會教我人生的道理,我也會把我想的一切告訴她;我們喜歡吃譚仔,我們喜歡到圖書館,她跟我介紹她看過的書,我跟她訴說自己最喜歡的句子。那當然,我們也有不太相似的地方,她喜歡住市區,我喜歡遠一點的,但沒有所謂,聽她的,她也有有時候陪我到離島渡假,這是我們的共識。

阿宜是做會計的,很會精打細算,我們每月儲兩萬元左右,希望建立我們的愛巢,我們住在深水埗的唐樓內,兩人也會煮飯帶回公司吃,味道雖然不太好,但明顯阿宜很努力的在煮,我給了她意見後下一頓便會更正常。每天我也會如常迫地鐵回公司,在金鐘轉車雖然連身也轉不了,又熱又焗,但看到這樣多人在一起迫,我知道我不是唯一。

終於兩年後我們終於看準時間買到了自己的物業,雖然遠在上水,但那也是我們的家,我寧願花少許錢在裝潢上也不想浪費錢在被炒起的樓上。上水到鰂魚涌的路是每天來回三小時多,還好阿宜在觀塘上班,我們一起上下班也不算太悶,我們會靜靜的看書,有時會討論一下新聞,時間也過得很快。

買樓後我們結婚了,我們朋友不多,親戚也不多,在酒樓擺了一次的喜宴交差做show後,我們跟一班好朋友去了海灘燒烤慶祝,我覺得這才是真正的結婚派對,我們吃吃雞翼,訴說往事,那一次的燒烤不需要人情,而我們也只是花了數千元而已。

同年阿宜有了孩子,明明我們是有做安全措施的,但既然意外出現了,也沒辦法,只好為新生命好好準備,工作很忙,那年經濟不好,失去了幾個大客,公司也面臨裁員,我也被老闆叫進房聊聊,看到他一臉不好,我在孩子出生前失業了。在產房抱起孩子時,我正在擔心下個月的開支一臉茫然,連改名的事也忘記了,還好阿宜早就想好,她跟我說:孩子叫林志堅吧,希望他能像爸爸一樣意志堅強。看到孩子睡覺的樣子,第二天我給以前的所以客人朋友也打了個電話,最後剛好有一家跨國公司在招募,而我亦成功的得到了職位,失業後不單找到工作,待遇也比以前好。

最近我跟一班朋友吃飯才知道,原來Rachel的丈夫得了精神病,她的孩子也剛好出生,我給Rachel打了電話,跟她說有什麼要幫忙就跟我說。我,阿宜,志堅在上水搬回深水埗,有天跟他們走過白田邨,也想起了不少兒時往事。

社會上有很多極端例子,有壞的,也有好的,但也只佔少數,大部份人站在中間,右盼左顧,但你想走到那一邊才是重點。


13 則留言:

  1. 雖然我唔喺好認同這位月清族既做法,但亦明白為咗生活產生既無奈...三萬蚊既月薪根本喺假既,計算通脹之後,一萬都唔知有無...

    回覆刪除
    回覆
    1. 妹妹, 兩個故事都好正, 其實第一個故事男主角係有自己一面的生活(月清族), 不過佢轉入另一種生活前(拍拖和結婚), 沒有想清楚最worse的situation, 有些可悲...

      第二個故事主角梗係正啦, 有個咁好的老婆, 不過世間上那裡去找到如此完美的太太呢?

      無意對故事中任何人批評, 因為呢個世界上做任何決定都一定有好和壞兩方面...

      P.S. 完全同意您所講, 而家的通脹痴線架, 但係一般人的人工仲係停留在90年代, 悲!! =__=""

      刪除
    2. Vagabond兄,很高興見倒你留言!

      雖然我諗大部份人都覺得故事一的主角(A)做人冇計劃冇儲蓄唔好,故事二(B)的就喺好榜樣。

      但諗深一層,A响結婚之前嘅生活喺佢自己揀嘅,佢揀咗後生時享受生活,選擇租樓,佢喺冇好似好多香港人噉嘥無錢買樓,但又要有質素嘅生活,魚與熊掌,都想兼得。

      B雖然最後有完美結局,但佢亦有所放棄 - B先捱後享受,放棄咗後生時體驗生活。如果B捱捱吓死咗(you never know),就好唔抵。B嘅故事喺假設佢會長命。

      睇落好似B好啲,但其實兩者嘅選擇都有取捨,冇話邊個好啲,睇吓你鐘意咩生活,每個人都唔同,應該尊重別人嘅選擇,學你話齋:『世界上做任何決定都一定有好和壞兩方面』。

      刪除
    3. 妹妹, 您差不多講出晒我的感想!! ^^
      這兩個故事很有趣, 坦白講, 現代人不多不少都會具備4位主角的某些性格和思想, 包括我!! ^__^

      本想寫一篇長文試試分析4位主角的性格和心路歷程, 但近來精神麻麻, 唯有和您分享幾個感想, 大家一起參酌一下, 好不好? ^^

      1) 我當然支持家庭計劃和birth control, 亦明白婚後性生活只是人生的一小部份, 但要是像Anson一樣, 和結髮妻子親密時總是戰戰競競, 畏首畏尾, 老是怕有孩子使家庭擔子百上加斤, 這樣的生活和心理狀態, 不禁使人不寒而懼...

      2) 阿晴以前嫌棄阿恆出身, 但又和來自普通家庭的Anson一起, 她的心路歷程值得探討.

      3) 我很欣賞寫這兩個故事的人, 作者似乎對人性頗了解, 尤其是某些細微的心理狀況, 寫得好好!! 4位主角都是有血有肉, 每個角色有優點亦有缺點, 好生活化!! ^^

      刪除
    4. 講起阿恆, 咁啱我有位亡友, 生前年輕有為, 在公司內位高權重, 成就超卓! 朋友們亦很尊敬和愛錫他, 可惜三十多歲就因積勞成疾, 遺下孤兒寡婦, 騎鶴西去了, 唉, 小弟很懷念他, 所以很強調做人要因應自己的能力和時間, 去及時行樂...

      刪除
    5. Vagabond兄,你要保重哦!健康緊要!

      刪除
  2. 兩個故事都好現實, 但係我又諗唔到有咩感受. :| --自由一千萬

    回覆刪除
    回覆
    1. 你冇咩感受,喺因為你的故事太完美,你代入唔倒佢哋既故事,哈哈!

      刪除
  3. 現實都有好多呢兩個故事發生梗,

    好多都係為生活,俾現實帶住自己點行,好多時都係被動,所以要反客為主,

    要可以唔做野都有三萬蚊收入

    正如被動收入,帶來主動人生

    WW

    回覆刪除
    回覆
    1. 謝謝你的留言!請問"WW"stand for咩?

      刪除